1.jpg在康定市“水井子”旁,兩名兒童正在嬉戲 

       初夏時節,連綿細雨給高原小城康定添了幾分朦朧情愫。折多河邊的小咖啡館里,藏族女店家用雕花棒嫻熟地在咖啡液面上勾勒出精美的圖案??腿藖碓L,女店家總是莞爾一笑,用柔美的聲音輕輕哼著:“世間溜溜的女子,任我溜溜地愛喲;世間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地求喲……”

       《康定情歌》就好像這座城市的名片,訴說著康定讓人流連忘返的城市風情。這座身處高原與盆地過渡地帶的小城,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特別的文化風俗,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從“打箭爐”到“情歌城”

       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地處四川盆地到青藏高原與云貴高原之間過渡地帶,素以“藏衛通衢”“川藏要沖”著稱。歷史上康定曾被稱作“打箭爐”,“蜀人傳漢諸葛武鄉侯亮鑄軍器于此,故名”。諸葛亮是否在此鑄造過兵器不得而知,但作為歷史上川滇青藏四省區及周邊地區重要的物資集散地,康定自古名揚西南。

       《康定情歌》是這里新的名片,這首歌背后流傳的故事讓人們津津樂道。老康定人告訴半月談記者,《康定情歌》的曲調起源于今天康定城二道橋附近傳唱的“溜溜調”,那是過去康定小孩都要學的曲子。還有人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相傳當年康定城有位賣松光的藏族姑娘,大家都叫她“松光西施”。每天早上她上街賣松光時,人們都要打開窗探出頭,只為一睹她的芳容,《康定情歌》就是為她而唱。

      據說,當時康定城里不僅有“松光西施”,還有“豆腐西施”“沿河西施”“背水西施”“搬運西施”……康定人這樣叫她們,不僅因為她們容貌姣好,還因為她們品德優良、淳樸善良。

      記者輾轉聯系到當年康定城里的“搬運西施”——今年68歲的劉澤珍。她說,當年城里的裝卸隊大部分都是女人,她進裝卸隊時還不到15歲,背起50斤貨物晃悠悠的,經過幾年鍛煉,就能背200多斤的貨了。因為身材健美,面容清秀,被大家喊作“搬運西施”。

       一首《康定情歌》不僅唱紅了康定,也勾起無數游客對這座小城的向往,給當地旅游經濟的發展帶來巨大機遇。近年來,康定市政府加快發展旅游業,推進全域旅游。風光旖旎的康定新都橋成為攝影愛好者必到打卡處,康定木雅圣地的秘境風光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川藏線騎手……據統計,康定市2019年接待游客950萬人次,旅游總收入突破百億元。

       多元文化交融甚久

       康定的清晨是被各式早餐的香氣叫醒的。慵懶的周末,人們起床后買上兩個鍋盔,坐到小店里點上一份川北涼粉和酥油茶,在與鄰人的愜意聊天中,早餐往往能吃到一小時以上?!斑@些食物在別的地方也有,但只有在康定,才能這么容易地把它們湊到一起?!?一位老康定人告訴記者。

2.jpg康定市街景

       在康定,這樣的多元交融淵源甚久。上世紀40年代,康定曾是比肩武漢、上海的全國重要商埠,是藏漢兩地貨物的重要集散地??刀ǖ姆比A起源于“茶馬互市”,以茶易馬或以馬換茶,這是中國歷史上漢藏民族間傳統的商貿往來,起始于唐宋,興盛于晚清。當年在川藏茶馬古道上的康定,有好幾十家鍋莊作為川藏咽喉要道上的客商驛站,用溫暖的篝火和熱情的笑容迎接各地商人,成為旅人們臨時的家。

       “爐城四十八鍋莊,故事而今半渺茫。門內標桿非舊主,木家有女字秋娘?!笨刀ó斈曜钪乃氖思义伹f之一——楊馬太鍋莊主人的女兒扎西央宗告訴半月談記者,當年她的藏族母親楊秀珍總是給不懂藏語的進藏漢商做翻譯,漢族父親鮑品良則利用自己多年跟隨馬幫積累的人脈,幫助各地商人建立銷售渠道。有時,從拉薩、印度等地來的商人會給還是小孩子的她帶來幾顆水果糖,讓她高興好半天。

       從扎西央宗對童年的回憶中,依稀能復見康定鍋莊當年的盛況:院壩里升起裊裊炊煙,誘人的食物香氣引來天南海北的商人圍坐在火爐邊。雖然語言不通,但性格爽朗的旅人會唱起好聽的歌謠,在寒冷的黑夜驅散大家的勞乏。

       有康定人戲稱,無法用一個標準界定的小城,就是康定。這里有絳紅色與白色為主色調的藏式建筑,也有清真寺和天主教堂。這里有數不清的咖啡館和小酒館,也有藏式餐吧和比比皆是的以“情歌”為名的商鋪。夜幕降臨,跑馬山上星光點點。大街小巷,小酒館里飄來駐唱歌手們的原創情歌。

       旅游業富民,新城崛起

       對于老康定人來說,兒時的康定讓他們懷念,那是記憶深處的濃濃鄉愁。

       52歲的蔣運明小時候住在康定城中心的折多河邊,就在今天康定東大街新華書店附近。在他的記憶中,每年過年,康定城家家戶戶都要到城中“水井子”搶頭水。民間傳說,那天凌晨會有金鴨子從井口游出。

       如今再看“水井子”,旁邊的木墻上記錄著:“齊刷刷背桶提壺,興沖沖相約相呼,眼瞪瞪盼見金鴨,心誠誠驅災祈福,搶一年之頭水,換四季之康順……”形象描述著人們當年搶頭水的盛況。

       曾經的康定城還留在老康定人的記憶里,但這座小城已翻了新篇。

3.jpg航拍川藏公路

       這些年來,川藏線成為“最美景觀大道”,川藏線上的康定吸引了無數游客好奇的目光,旅游業的繁榮給康定的城市面貌帶來極大改變。忙碌的康定機場每天將各地的游客送到康定各景區,川藏線上的騎手們從這里開始進入藏區腹地,一條途經康定的進藏鐵路正在修建。

       康定不僅是旅客們心儀的目的地,也是讓康定人感到幸福的家園。2019年,康定市投入4.98億元,實施城鄉提升項目20個,進一步提升城鎮品位。同時,當地整合資金2.05億元,全力推進大渡河流域鄉村振興,首批8個示范村順利開園,累計接待游客7萬人次,實現收入300萬元。

       鄉村旅游新村讓村民們吃上了“旅游飯”。漫步在大渡河沿岸,可以看到紅彤彤的櫻桃像一串串紅寶石般點綴著風景。村民們說,這些櫻桃名叫“康定櫻桃”,他們希望櫻桃能賣個好價錢,像《康定情歌》一樣有名氣。

       康定,蘊含著安康、安定之意,在歌聲中它是詩與遠方,在康定人心中,它是永遠值得眷戀的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