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放生需要智慧
???
  為什么想到要寫這樣一篇文章呢?所有的佛法永遠離不開智慧,無論是形式上或精神上的佛法都離不開智慧,一旦離開了智慧他就會變成迷信,放生也是如此的。
  這兩年,我自己曾經組織過,也被人邀請參與過一些放生的活動,發現這其中有越來越多不如法的行為。放生原本是一項即慈悲又智慧的菩薩行為,但實際情況中的放生因為欠缺智慧,不僅偏離了佛法,而且變成了一種愚癡的迷信。以下,我將以漢地和藏地放生中的典型現象,結合佛法,與大家進行分析和探討。

不如法之一:缺乏慈悲,動機僅圖一己私利
  我們學佛的人都知道,放生是四布施當中的無畏布施, 四布施指的是:慈布施、財布施、法布施和無畏布施。慈布施是法布施、財布施、無謂布施的動機。所以放生的功德圓不圓滿,慈布施是關鍵的第一步。慈布施就是指發心(或動機)。發心首先要做到清凈,才可以談后面的三個布施是否圓滿。
  如法的慈布施(發心)是指發大慈大悲心,即愛惜憐憫眾生的愛心(大慈心)和不忍眾生受苦的同情心(大悲心)??涩F實情況是,上師們在放生之前講放生要如理如法,但參與放生的大部分人都抱著求自己和自己相關的人健康、發財、事業興旺,感情順利的目的等。如果抱有這樣的動機,算不算如法呢?這要從兩個層面來看待:  第一個層面,為了健康長壽、事業興旺等等,做佛事也好,念經祈請諸佛菩薩也罷,如果僅僅是只求今生的安樂,沒有想到修行佛法、自他安利這樣的發心,那放生實質上是一種自私自利的行為,從發心上已經不如法了。第二個層面,雖然在動機上有求健康長壽、事業興旺等等心愿,但知道這只是暫時的需求,希望獲得這些,是為了能夠具足條件修習佛法,有能力做上供下施的功德,如此的動機,就是如法的,放生所帶來的功德也具備。
  為什么說第一個層面不如法,第二個層面的就如法呢?如果自己能健康長壽,便可以做更多利益眾生的事情,“暫時的目的”是在為更“長遠的目標”做準備、打基礎。但是,如果沒有利益眾生的發心,即便已經獲得健康、富有,卻枉費了難得的暇滿人身。若再利用這個人身造作惡業,那么與其健康長壽,不如病苦折壽。
  在噶當巴的傳承中,就有喇嘛在祈禱中會讓作惡業的人早日斷命的祈請。聽上去,噶當巴喇嘛們好像對惡人缺乏慈悲,但事實恰恰相反,正是出于一種強烈的大慈大悲心,不忍看到這些人造作更多更大的惡業,在因果流轉中遭受無盡的果報,才會有如此的發心。這就是真正的上師們慈悲的表現。也就說有智慧的慈悲啊。
  放生中,我們面對那些動物,想到同為生命,它們卻失去自由,而且隨時面臨被殺害的威脅,對它們的可憐生起愛惜憐憫之心,發心愿它們能遠離痛苦,永具安樂。就如同母親看到自己正在受病痛折磨的孩子一般,心中時時刻刻,甚至在睡夢中都不忘祈禱孩子能夠早日康復,脫離痛苦。如果能讓孩子從痛苦中解脫,甚至可以放棄自己的健康,甘愿承受他的病痛。這里不夾雜任何自私的“我執”,這就是菩薩的行為,有無量的功德。
  所以,我覺得我們法友們在放生時,不要只循規蹈矩地念念儀軌,最好是能在念儀軌之前先做五分鐘的觀想,在觀想中改變自私的發心,而調整到生起一種大慈大悲心的動機上來,然后再念誦四無量心及放生儀軌。如果能如此,慈布施便圓滿了。

不如法之二:缺乏智慧,助長“暴利產業鏈”,引發“生態災難”
  有組織的放生活動清不清凈,除了觀察放生者的動機,還應該觀察放生之外,有沒有造成什么負面的影響。
  現在無論在藏地,還是在漢地,放生活動已經成為一種時尚,不僅規模日臻龐大,參與人數增多,款項數額也從每次幾萬元到幾百萬不等。信徒們熱衷的放生活動,讓黑心商人和不勞而獲的竊賊有了可乘之機。每逢初一、十五,或觀音菩薩、阿彌陀佛的誕辰日、圓寂日等等信徒們組織放生的日子,那些做活鮮生意的商人、屠宰生意的商人也會格外活躍起來,顯得異常忙碌,這是什么原因呢?我們忙碌是應該的,他們為什么也這么忙呢?
  在藏地,信徒們流行給牦牛和羊放生,大批的牛羊被聚集起來,同時趕到草山上,不再為了滿足人的食欲,而回歸自然重獲自由。然而,真的如放生者所期望的嗎?我們常常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往往放生當天,所有人滿心歡喜的看見牛羊們掙脫了韁繩,自由自在地吃草,第二天,大批的牛羊就不翼而飛了。它們神秘消失的背后,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呢?若深入的觀察,則不難找到答案。
  放生前期,除了信徒和喇嘛們在忙著聯系和組織,還有一些人也在忙著撥打電話,到處打聽放生的時間和地點。放生當日,參與者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放生活動上,即便有所警覺,而不過是看看放生周邊的環境是否有隱患。這時,那些事先打探好信息的人已經在放生地的外圍做好了埋伏,一旦天色漸暗,他們便展開行動。他們捕獲了那些被放的牛羊,連夜運往屠宰場進行交易,做屠宰生意的人心里清楚這些是被偷來的贓物,而偷盜者急于銷贓,掌控了竊賊的心理,所以可以將價格壓到極低,比如市場價3000元一頭牛,他只用三四百元便可成交。
  信徒們本來是出于救動物的目的,而事實上,因為有了這些作惡業人的助伴,放生直接成為了殺生。眼下,這種盲目而頻繁的放生現象,已經助長出一條暴利產業鏈,而引起了社會更多人的關注。
  近期又有科學家公開表示:盲目“放生”引發生態災難。他們提出科學的觀點:第一,大批的動物被“放生”,如果能存活,是一種災難。因為它們原本不是這片生態系統的組成部分,它們所排放的廢物對當地生態是一種多余負擔;所需要的資源利用又形成了一種競爭。當產生的廢物和所需的資源不相等時,就破壞了一種平衡,從而引發生態危機;第二,如果動物不能存活,就成了一種對動物的虐待,是種剝奪動物福利的行為啊。所以,我覺得這其中一定有道理。

不如法的放生活動與佛法相違,已引起雪域學者們的警覺。
  2011年的雪域學者研討會,有來自藏地的活佛、堪布、格西、教授等300多位學者出席,大家特別把目前的這種“放生產業”拿出來討論,而我也提出看到的放生不如法的現狀。
  大家提出如果如此放生不如法,下一步該怎么辦?我的觀點:未來的“放生”,應該把放生的對象從放動物的生命,轉移到放人的生命上來。
  在漢地,現在有些上師的工作是專門組織、指導居士們放生,規模龐大,大家投入的精力和財力都很大。我看到他們這樣的不惜力想做一些善事,由衷地贊賞他們的可愛,也發自內心的隨喜這些上師和居士們的功德;但因為觀察到了這種放生背后的隱患,同時又覺得這些可愛的人們真的很可憐。
  居士們愿意拿出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收入參與放生,卻被一些唯利是圖的商販利用,往往是放之前,先賺一筆;放之后,捕回來再賺一次。放生的錢賺起來特別容易,如此一來,放生的活動越多,這些人造惡業的機會也會越多。在黑心人的眼里,這些學佛人智商有問題,“學佛學傻了”,可是我覺得這些人才是在這個世界上最傻的人。但是在他們眼里,我們信佛的人更傻了,這個我真的受不了。在旁觀者看來,也很難因為這種“掩耳盜鈴”的善舉,對佛法生起任何信心,只會認為學佛的人看上去好像沒什么智慧。其實,放生脫離了智慧,已經不再是佛法了,但卻讓不了解佛法的旁觀者對佛法恣生出邪見。
  如此善業、惡業同時增長,雖然放生的人懷著善良的念頭,但做的事表現的結果卻出了各種的問題。有些居士放生后,眼看著剛放的魚被釣魚者釣起,或直接有人在下游撒網守候,難忍憤怒,在放生現場就開始吵架,若不小心,則也有可能發生打架的行為。這種因放生而發生的人與人之間的沖突,非常不和諧,也不應該啊。
  總之,通過觀察不難發現,大家在放生行為上費力很大,效果甚微;投入大量財物,功德能否得到, 心里也沒底。很多人初次參加放生時,充滿熱情,很激動很感動, (其實修行不要太激動也不要太熱情,因為有時候熱情和激動的時間不會很長),內心也生起歡喜,目的很明確,一心為了獲得功德,得到加持,放生的過程中還常常感動,眼淚都流出來了,但始終不思考,不深入的觀察這種放生如法不如法,有沒有帶來負面的影響。一段時間過后,等不到幸運,也看不到成效,開始抱怨得不到加持,對佛法產生懷疑,心生邪見,由此而退轉。
  不如法的放生離解脫成佛的道路是更近還是更遠了呢? 結果顯而易見。所以我對現在的這種放生活動的真實心態是:擔憂大過隨喜。

對治“病因”,讓放生回歸慈悲與智慧的本來面目
  本來是善舉的放生行為,如今為什么會發展為今天這般費力卻微效的尷尬局面呢?
  我們首先要認識到,放生不是一種沿襲下來的傳統習俗,不容許做任何修改。當放生已經成為一種脫離智慧的法門時,它已經變了質,談不上真正的佛法,如果再不進行改變,把它當成一種法門來修持,不僅得不到佛法的智慧而非??上?,而且會在這種“病”了的放生行為中變得更加迷信愚癡,這相當危險。
  但請不要誤會,我并不是在提倡反對“放生”?!胺派币^續。尤其對修習大乘佛法的弟子來說,如法的放生行為,仍能幫助大家生起大慈大悲心。但是,對不如法的放生活動的危害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所以我們下一步應該做的是杜絕不如法的放生,將不如法改變為如法的;缺乏智慧的,改變為具備智慧的。這是我想表達的觀點啊。怎么改?
  依大乘佛法的觀點:所有的生命中,最珍貴的是人的生命;三界輪回中最好的果位是人的果位,所以人們才說“暇滿人身”,“人身難得”。那么,我們度眾生時,也應是從度人開始度眾生。這也符合佛教是人本主義的宗教主張,把人的作用始終放第一位,認為“佛是凈化的、覺悟了的人,人是污染未凈、未覺悟的佛?!?br />  其他宗教,比如基督教、天主教,他們建醫院、辦學校、創孤兒院等等處處以人為本的修持,而眼下我們佛教在救動物方面比較不惜成本。我這樣說,可能又會有人站出來提出異議:“難道動物就不用救了嗎?”我必須強調的是,并不是說對動物不要有慈悲心,較之人為的大規模放生,我們更應該做的是不要傷害動物,不要破壞它們的家園,不要干擾它們的生活。
  能對動物造成傷害的最大的群體還是人,從這個角度上講,對人類發慈悲心,把人“救”好了,動物們的生命自然也就好起來了,我們自己不要殺害生命,傷害眾生,這一點能做到的話已經很了不起了。
  既然認識到挽救人的生命更為可貴,那么回到之前的話題,我們應該如何改變(或更正)現在不如法的放生行為呢?
  我有兩種新的更科學更佛學的放生方式,大家不妨參考。
  第一種方式:各放生學會可將放生款項籌集起來,比如放生學會每個月放生五千元,我們可以把其中的一千元拿去放生,每個月都存進剩下的四千元,半年或是一年之后把所存的積蓄拿去醫院救度一些需要幫助的病人。剛開始的時候可以從學會中選派專人到各大醫院進行實際調研?,F在學佛的醫院領導、醫生、護士并不少見,調研時最好能找到這樣的醫療機構的佛友,調研的目標是尋找那些因為貧窮,付不起藥費,手術費而在痛苦中煎熬的最無助的病人。
  然后,定時的放生活動照常進行,只是把款項的十分之一用來放動物的生命,十分之九用來實實在在地幫助那些尋找到的病人。把錢直接遞到他們的手上,只告訴他們這是修大乘佛法的人提供的一些資助,希望他們能早日康恢,不要向他們提任何額外的要求,特別不能以此要求他人信佛。
  這樣做,被幫助的人至少會對釋迦牟尼佛生起感恩心,如果從此也可以發些善心,做一些善事那更好,但這是隨緣的事了。
  還有一種方式:密乘的弟子都有藏地的上師,條件允許的話,可以跟隨上師深入藏地,去實地考察一下。我自己從小在藏地生活,家境貧寒。我的媽媽和哥哥都是因為沒錢看病,眼睜睜在絕望中死去的。那種身處貧窮,又患上重疾,渴望獲得資助,又根本看不到希望的心情是最大的痛苦。因為都是自己的親人,所以對那種痛苦我有過深深的體會。
  直至今日,藏地仍然有很多像我媽媽和哥哥那樣處境的可憐人。他們沒錢做手術,買不起藥,只能在帳篷里等死。他們的家人因為貧困也愛莫能助。
  大家可以跟隨自己的上師,走進那樣的家庭,當你一邁進他們的家門,就能感受到強烈的痛苦和絕望,你自己也會生起一種慈悲心,伸出援手,希望力所能及地幫助這些可憐的人們。這是真正的放生啊。
  真正意義上的放生就是指當眾生(人放在第一位)面臨死亡,在恐懼中掙扎的時候,挽救他們的生命,讓他們能延長壽命。
  如果能這樣做,學佛人的愛心之舉自然能引起社會的認可和尊重,無論是信仰或是不信仰,從科學或是佛學,甚至國家或個人看來都是非常合理,也會得到尊重,都會自然而然的會對佛法生起感恩心,而且我們放生不必要偷偷摸摸地進行,很輕松,很踏實,也很樂意地去做。同時,那些想在“放生”中得取利益的竊賊、奸商、或垂釣者也沒有可乘之機了。通過這個方式,會讓更多的人信佛的。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宗教都是希望更多的人信自己宗教,佛教也是如此的。為什么呢?因為自己覺得自己的宗教是最圓滿,最殊勝,最究竟的,正因為如此,有時候也許有過這樣的體會吧,自己信佛,身邊的人特別是家里人不信佛,就會生起很大的煩惱,通過各種方式,比如用財物收買、講佛法中的道理勸服、或者干脆以威肋強迫他人信佛,這樣做真的很不理智啊。因為信仰不和而激起家庭矛盾,這說明自己的心態和行為出了問題。所以不要再抱怨不信佛的家人“業力大”,而是你自己的修持缺乏慈悲和智慧,走偏了。
  如果能如理如法的修持,表現出越來越有愛心,積極樂觀,助人為樂, 心態越來越平和, 性格也從之前的剛烈改為柔和,這才是得到佛法的加持。這樣的改變,不僅會讓自己成為家庭中的和諧因素,也是社會和諧的積極因素啊??吹竭@樣的佛教徒,公眾自然而然會對佛法產生好感,或生起信心。所以我們通過這種方式來放生,也是令人很容易信佛,也會很容易做善事,不做殺生,這樣很多動物自然而然地就放生了。

智慧就是佛法,佛法就是智慧
  佛教從來就是反對盲目信仰,而主張依靠邏輯推理證得正確的理由立信,即理信。
《律部經典》中記載,佛陀釋迦牟尼不止一次地教導說:“眾比丘、眾善知識:要像鍛煉、切磨、鑒別真金那樣,對我的言論經過鑒別再進行取舍,不要因為敬仰我而加以盲從?!?br />  對佛陀的信心,絕不是盲目的迷信,那不過是宗喀巴大師說說的“沒有從理論上深刻理解的任何觀點,都像插在泥巴中的木橛,站不穩腳跟?!倍鴳撌恰耙試烂芫毜闹腔?,辨明事理,不達到精細入微程度,不能輕易知足”的理智信心。
  我們在印度的佛學院學習時,成年累月的用辯經的方式,挑戰佛陀的智慧和觀點,后來發現即便累死在辯經場,也沒法破掉佛陀的智慧,從而對佛陀所講的佛法生起了強大而堅定的信心,心甘情愿的跟隨。我有時會把自己假設為非佛教徒,換個角度從沒有佛教信仰的視角來觀待佛法,結果發現佛的智慧沒有局限性,遍及一切,無所對立。
  佛教在中國的大地上有深厚的歷史根基,現今據統計,僅中國大陸佛教信徒的人數就達三億之多。我們作為佛法的傳播者,有責任也有義務正確的了解佛法,解釋佛法,對待佛法。作為一個小小的出家人,我自感壓力,也愿肩負責任,希望以修行佛法為理由的善事,能做得如理如法。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這篇文章,并能對文章中提及的觀點進行思索。如果認為我的觀點和因果相違,和正法相違,隨時歡迎大家來破,來駁斥。
  扎西德勒!索南格西

不如法的放生活動與佛法相違,已引起雪域學者們的警覺。
  2011年的雪域學者研討會,有來自藏地的活佛、堪布、格西、教授等300多位學者出席,大家特別把目前的這種“放生產業”拿出來討論,而我也提出看到的放生不如法的現狀。
  大家提出如果如此放生不如法,下一步該怎么辦?我的觀點:未來的“放生”,應該把放生的對象從放動物的生命,轉移到放人的生命上來。
  在漢地,現在有些上師的工作是專門組織、指導居士們放生,規模龐大,大家投入的精力和財力都很大。我看到他們這樣的不惜力想做一些善事,由衷地贊賞他們的可愛,也發自內心的隨喜這些上師和居士們的功德;但因為觀察到了這種放生背后的隱患,同時又覺得這些可愛的人們真的很可憐。
  居士們愿意拿出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收入參與放生,卻被一些唯利是圖的商販利用,往往是放之前,先賺一筆;放之后,捕回來再賺一次。放生的錢賺起來特別容易,如此一來,放生的活動越多,這些人造惡業的機會也會越多。在黑心人的眼里,這些學佛人智商有問題,“學佛學傻了”,可是我覺得這些人才是在這個世界上最傻的人。但是在他們眼里,我們信佛的人更傻了,這個我真的受不了。在旁觀者看來,也很難因為這種“掩耳盜鈴”的善舉,對佛法生起任何信心,只會認為學佛的人看上去好像沒什么智慧。其實,放生脫離了智慧,已經不再是佛法了,但卻讓不了解佛法的旁觀者對佛法恣生出邪見。
  如此善業、惡業同時增長,雖然放生的人懷著善良的念頭,但做的事表現的結果卻出了各種的問題。有些居士放生后,眼看著剛放的魚被釣魚者釣起,或直接有人在下游撒網守候,難忍憤怒,在放生現場就開始吵架,若不小心,則也有可能發生打架的行為。這種因放生而發生的人與人之間的沖突,非常不和諧,也不應該啊。
  總之,通過觀察不難發現,大家在放生行為上費力很大,效果甚微;投入大量財物,功德能否得到, 心里也沒底。很多人初次參加放生時,充滿熱情,很激動很感動, (其實修行不要太激動也不要太熱情,因為有時候熱情和激動的時間不會很長),內心也生起歡喜,目的很明確,一心為了獲得功德,得到加持,放生的過程中還常常感動,眼淚都流出來了,但始終不思考,不深入的觀察這種放生如法不如法,有沒有帶來負面的影響。一段時間過后,等不到幸運,也看不到成效,開始抱怨得不到加持,對佛法產生懷疑,心生邪見,由此而退轉。
  不如法的放生離解脫成佛的道路是更近還是更遠了呢? 結果顯而易見。所以我對現在的這種放生活動的真實心態是:擔憂大過隨喜。

對治“病因”,讓放生回歸慈悲與智慧的本來面目
  本來是善舉的放生行為,如今為什么會發展為今天這般費力卻微效的尷尬局面呢?
  我們首先要認識到,放生不是一種沿襲下來的傳統習俗,不容許做任何修改。當放生已經成為一種脫離智慧的法門時,它已經變了質,談不上真正的佛法,如果再不進行改變,把它當成一種法門來修持,不僅得不到佛法的智慧而非??上?,而且會在這種“病”了的放生行為中變得更加迷信愚癡,這相當危險。
  但請不要誤會,我并不是在提倡反對“放生”?!胺派币^續。尤其對修習大乘佛法的弟子來說,如法的放生行為,仍能幫助大家生起大慈大悲心。但是,對不如法的放生活動的危害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所以我們下一步應該做的是杜絕不如法的放生,將不如法改變為如法的;缺乏智慧的,改變為具備智慧的。這是我想表達的觀點啊。怎么改?
  依大乘佛法的觀點:所有的生命中,最珍貴的是人的生命;三界輪回中最好的果位是人的果位,所以人們才說“暇滿人身”,“人身難得”。那么,我們度眾生時,也應是從度人開始度眾生。這也符合佛教是人本主義的宗教主張,把人的作用始終放第一位,認為“佛是凈化的、覺悟了的人,人是污染未凈、未覺悟的佛?!?br />  其他宗教,比如基督教、天主教,他們建醫院、辦學校、創孤兒院等等處處以人為本的修持,而眼下我們佛教在救動物方面比較不惜成本。我這樣說,可能又會有人站出來提出異議:“難道動物就不用救了嗎?”我必須強調的是,并不是說對動物不要有慈悲心,較之人為的大規模放生,我們更應該做的是不要傷害動物,不要破壞它們的家園,不要干擾它們的生活。
  能對動物造成傷害的最大的群體還是人,從這個角度上講,對人類發慈悲心,把人“救”好了,動物們的生命自然也就好起來了,我們自己不要殺害生命,傷害眾生,這一點能做到的話已經很了不起了。
  既然認識到挽救人的生命更為可貴,那么回到之前的話題,我們應該如何改變(或更正)現在不如法的放生行為呢?
  我有兩種新的更科學更佛學的放生方式,大家不妨參考。
  第一種方式:各放生學會可將放生款項籌集起來,比如放生學會每個月放生五千元,我們可以把其中的一千元拿去放生,每個月都存進剩下的四千元,半年或是一年之后把所存的積蓄拿去醫院救度一些需要幫助的病人。剛開始的時候可以從學會中選派專人到各大醫院進行實際調研?,F在學佛的醫院領導、醫生、護士并不少見,調研時最好能找到這樣的醫療機構的佛友,調研的目標是尋找那些因為貧窮,付不起藥費,手術費而在痛苦中煎熬的最無助的病人。
  然后,定時的放生活動照常進行,只是把款項的十分之一用來放動物的生命,十分之九用來實實在在地幫助那些尋找到的病人。把錢直接遞到他們的手上,只告訴他們這是修大乘佛法的人提供的一些資助,希望他們能早日康恢,不要向他們提任何額外的要求,特別不能以此要求他人信佛。
  這樣做,被幫助的人至少會對釋迦牟尼佛生起感恩心,如果從此也可以發些善心,做一些善事那更好,但這是隨緣的事了。
  還有一種方式:密乘的弟子都有藏地的上師,條件允許的話,可以跟隨上師深入藏地,去實地考察一下。我自己從小在藏地生活,家境貧寒。我的媽媽和哥哥都是因為沒錢看病,眼睜睜在絕望中死去的。那種身處貧窮,又患上重疾,渴望獲得資助,又根本看不到希望的心情是最大的痛苦。因為都是自己的親人,所以對那種痛苦我有過深深的體會。
  直至今日,藏地仍然有很多像我媽媽和哥哥那樣處境的可憐人。他們沒錢做手術,買不起藥,只能在帳篷里等死。他們的家人因為貧困也愛莫能助。
  大家可以跟隨自己的上師,走進那樣的家庭,當你一邁進他們的家門,就能感受到強烈的痛苦和絕望,你自己也會生起一種慈悲心,伸出援手,希望力所能及地幫助這些可憐的人們。這是真正的放生啊。
  真正意義上的放生就是指當眾生(人放在第一位)面臨死亡,在恐懼中掙扎的時候,挽救他們的生命,讓他們能延長壽命。
  如果能這樣做,學佛人的愛心之舉自然能引起社會的認可和尊重,無論是信仰或是不信仰,從科學或是佛學,甚至國家或個人看來都是非常合理,也會得到尊重,都會自然而然的會對佛法生起感恩心,而且我們放生不必要偷偷摸摸地進行,很輕松,很踏實,也很樂意地去做。同時,那些想在“放生”中得取利益的竊賊、奸商、或垂釣者也沒有可乘之機了。通過這個方式,會讓更多的人信佛的。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宗教都是希望更多的人信自己宗教,佛教也是如此的。為什么呢?因為自己覺得自己的宗教是最圓滿,最殊勝,最究竟的,正因為如此,有時候也許有過這樣的體會吧,自己信佛,身邊的人特別是家里人不信佛,就會生起很大的煩惱,通過各種方式,比如用財物收買、講佛法中的道理勸服、或者干脆以威肋強迫他人信佛,這樣做真的很不理智啊。因為信仰不和而激起家庭矛盾,這說明自己的心態和行為出了問題。所以不要再抱怨不信佛的家人“業力大”,而是你自己的修持缺乏慈悲和智慧,走偏了。
  如果能如理如法的修持,表現出越來越有愛心,積極樂觀,助人為樂, 心態越來越平和, 性格也從之前的剛烈改為柔和,這才是得到佛法的加持。這樣的改變,不僅會讓自己成為家庭中的和諧因素,也是社會和諧的積極因素啊??吹竭@樣的佛教徒,公眾自然而然會對佛法產生好感,或生起信心。所以我們通過這種方式來放生,也是令人很容易信佛,也會很容易做善事,不做殺生,這樣很多動物自然而然地就放生了。

智慧就是佛法,佛法就是智慧
  佛教從來就是反對盲目信仰,而主張依靠邏輯推理證得正確的理由立信,即理信。
《律部經典》中記載,佛陀釋迦牟尼不止一次地教導說:“眾比丘、眾善知識:要像鍛煉、切磨、鑒別真金那樣,對我的言論經過鑒別再進行取舍,不要因為敬仰我而加以盲從?!?br />  對佛陀的信心,絕不是盲目的迷信,那不過是宗喀巴大師說說的“沒有從理論上深刻理解的任何觀點,都像插在泥巴中的木橛,站不穩腳跟?!倍鴳撌恰耙試烂芫毜闹腔?,辨明事理,不達到精細入微程度,不能輕易知足”的理智信心。
  我們在印度的佛學院學習時,成年累月的用辯經的方式,挑戰佛陀的智慧和觀點,后來發現即便累死在辯經場,也沒法破掉佛陀的智慧,從而對佛陀所講的佛法生起了強大而堅定的信心,心甘情愿的跟隨。我有時會把自己假設為非佛教徒,換個角度從沒有佛教信仰的視角來觀待佛法,結果發現佛的智慧沒有局限性,遍及一切,無所對立。
  佛教在中國的大地上有深厚的歷史根基,現今據統計,僅中國大陸佛教信徒的人數就達三億之多。我們作為佛法的傳播者,有責任也有義務正確的了解佛法,解釋佛法,對待佛法。作為一個小小的出家人,我自感壓力,也愿肩負責任,希望以修行佛法為理由的善事,能做得如理如法。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這篇文章,并能對文章中提及的觀點進行思索。如果認為我的觀點和因果相違,和正法相違,隨時歡迎大家來破,來駁斥。
  扎西德勒!索南格西

不如法的放生活動與佛法相違,已引起雪域學者們的警覺。
  2011年的雪域學者研討會,有來自藏地的活佛、堪布、格西、教授等300多位學者出席,大家特別把目前的這種“放生產業”拿出來討論,而我也提出看到的放生不如法的現狀。
  大家提出如果如此放生不如法,下一步該怎么辦?我的觀點:未來的“放生”,應該把放生的對象從放動物的生命,轉移到放人的生命上來。
  在漢地,現在有些上師的工作是專門組織、指導居士們放生,規模龐大,大家投入的精力和財力都很大。我看到他們這樣的不惜力想做一些善事,由衷地贊賞他們的可愛,也發自內心的隨喜這些上師和居士們的功德;但因為觀察到了這種放生背后的隱患,同時又覺得這些可愛的人們真的很可憐。
  居士們愿意拿出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收入參與放生,卻被一些唯利是圖的商販利用,往往是放之前,先賺一筆;放之后,捕回來再賺一次。放生的錢賺起來特別容易,如此一來,放生的活動越多,這些人造惡業的機會也會越多。在黑心人的眼里,這些學佛人智商有問題,“學佛學傻了”,可是我覺得這些人才是在這個世界上最傻的人。但是在他們眼里,我們信佛的人更傻了,這個我真的受不了。在旁觀者看來,也很難因為這種“掩耳盜鈴”的善舉,對佛法生起任何信心,只會認為學佛的人看上去好像沒什么智慧。其實,放生脫離了智慧,已經不再是佛法了,但卻讓不了解佛法的旁觀者對佛法恣生出邪見。
  如此善業、惡業同時增長,雖然放生的人懷著善良的念頭,但做的事表現的結果卻出了各種的問題。有些居士放生后,眼看著剛放的魚被釣魚者釣起,或直接有人在下游撒網守候,難忍憤怒,在放生現場就開始吵架,若不小心,則也有可能發生打架的行為。這種因放生而發生的人與人之間的沖突,非常不和諧,也不應該啊。
  總之,通過觀察不難發現,大家在放生行為上費力很大,效果甚微;投入大量財物,功德能否得到, 心里也沒底。很多人初次參加放生時,充滿熱情,很激動很感動, (其實修行不要太激動也不要太熱情,因為有時候熱情和激動的時間不會很長),內心也生起歡喜,目的很明確,一心為了獲得功德,得到加持,放生的過程中還常常感動,眼淚都流出來了,但始終不思考,不深入的觀察這種放生如法不如法,有沒有帶來負面的影響。一段時間過后,等不到幸運,也看不到成效,開始抱怨得不到加持,對佛法產生懷疑,心生邪見,由此而退轉。
  不如法的放生離解脫成佛的道路是更近還是更遠了呢? 結果顯而易見。所以我對現在的這種放生活動的真實心態是:擔憂大過隨喜。

對治“病因”,讓放生回歸慈悲與智慧的本來面目
  本來是善舉的放生行為,如今為什么會發展為今天這般費力卻微效的尷尬局面呢?
  我們首先要認識到,放生不是一種沿襲下來的傳統習俗,不容許做任何修改。當放生已經成為一種脫離智慧的法門時,它已經變了質,談不上真正的佛法,如果再不進行改變,把它當成一種法門來修持,不僅得不到佛法的智慧而非??上?,而且會在這種“病”了的放生行為中變得更加迷信愚癡,這相當危險。
  但請不要誤會,我并不是在提倡反對“放生”?!胺派币^續。尤其對修習大乘佛法的弟子來說,如法的放生行為,仍能幫助大家生起大慈大悲心。但是,對不如法的放生活動的危害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所以我們下一步應該做的是杜絕不如法的放生,將不如法改變為如法的;缺乏智慧的,改變為具備智慧的。這是我想表達的觀點啊。怎么改?
  依大乘佛法的觀點:所有的生命中,最珍貴的是人的生命;三界輪回中最好的果位是人的果位,所以人們才說“暇滿人身”,“人身難得”。那么,我們度眾生時,也應是從度人開始度眾生。這也符合佛教是人本主義的宗教主張,把人的作用始終放第一位,認為“佛是凈化的、覺悟了的人,人是污染未凈、未覺悟的佛?!?br />  其他宗教,比如基督教、天主教,他們建醫院、辦學校、創孤兒院等等處處以人為本的修持,而眼下我們佛教在救動物方面比較不惜成本。我這樣說,可能又會有人站出來提出異議:“難道動物就不用救了嗎?”我必須強調的是,并不是說對動物不要有慈悲心,較之人為的大規模放生,我們更應該做的是不要傷害動物,不要破壞它們的家園,不要干擾它們的生活。
  能對動物造成傷害的最大的群體還是人,從這個角度上講,對人類發慈悲心,把人“救”好了,動物們的生命自然也就好起來了,我們自己不要殺害生命,傷害眾生,這一點能做到的話已經很了不起了。
  既然認識到挽救人的生命更為可貴,那么回到之前的話題,我們應該如何改變(或更正)現在不如法的放生行為呢?
  我有兩種新的更科學更佛學的放生方式,大家不妨參考。
  第一種方式:各放生學會可將放生款項籌集起來,比如放生學會每個月放生五千元,我們可以把其中的一千元拿去放生,每個月都存進剩下的四千元,半年或是一年之后把所存的積蓄拿去醫院救度一些需要幫助的病人。剛開始的時候可以從學會中選派專人到各大醫院進行實際調研?,F在學佛的醫院領導、醫生、護士并不少見,調研時最好能找到這樣的醫療機構的佛友,調研的目標是尋找那些因為貧窮,付不起藥費,手術費而在痛苦中煎熬的最無助的病人。
  然后,定時的放生活動照常進行,只是把款項的十分之一用來放動物的生命,十分之九用來實實在在地幫助那些尋找到的病人。把錢直接遞到他們的手上,只告訴他們這是修大乘佛法的人提供的一些資助,希望他們能早日康恢,不要向他們提任何額外的要求,特別不能以此要求他人信佛。
  這樣做,被幫助的人至少會對釋迦牟尼佛生起感恩心,如果從此也可以發些善心,做一些善事那更好,但這是隨緣的事了。
  還有一種方式:密乘的弟子都有藏地的上師,條件允許的話,可以跟隨上師深入藏地,去實地考察一下。我自己從小在藏地生活,家境貧寒。我的媽媽和哥哥都是因為沒錢看病,眼睜睜在絕望中死去的。那種身處貧窮,又患上重疾,渴望獲得資助,又根本看不到希望的心情是最大的痛苦。因為都是自己的親人,所以對那種痛苦我有過深深的體會。
  直至今日,藏地仍然有很多像我媽媽和哥哥那樣處境的可憐人。他們沒錢做手術,買不起藥,只能在帳篷里等死。他們的家人因為貧困也愛莫能助。
  大家可以跟隨自己的上師,走進那樣的家庭,當你一邁進他們的家門,就能感受到強烈的痛苦和絕望,你自己也會生起一種慈悲心,伸出援手,希望力所能及地幫助這些可憐的人們。這是真正的放生啊。
  真正意義上的放生就是指當眾生(人放在第一位)面臨死亡,在恐懼中掙扎的時候,挽救他們的生命,讓他們能延長壽命。
  如果能這樣做,學佛人的愛心之舉自然能引起社會的認可和尊重,無論是信仰或是不信仰,從科學或是佛學,甚至國家或個人看來都是非常合理,也會得到尊重,都會自然而然的會對佛法生起感恩心,而且我們放生不必要偷偷摸摸地進行,很輕松,很踏實,也很樂意地去做。同時,那些想在“放生”中得取利益的竊賊、奸商、或垂釣者也沒有可乘之機了。通過這個方式,會讓更多的人信佛的。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宗教都是希望更多的人信自己宗教,佛教也是如此的。為什么呢?因為自己覺得自己的宗教是最圓滿,最殊勝,最究竟的,正因為如此,有時候也許有過這樣的體會吧,自己信佛,身邊的人特別是家里人不信佛,就會生起很大的煩惱,通過各種方式,比如用財物收買、講佛法中的道理勸服、或者干脆以威肋強迫他人信佛,這樣做真的很不理智啊。因為信仰不和而激起家庭矛盾,這說明自己的心態和行為出了問題。所以不要再抱怨不信佛的家人“業力大”,而是你自己的修持缺乏慈悲和智慧,走偏了。
  如果能如理如法的修持,表現出越來越有愛心,積極樂觀,助人為樂, 心態越來越平和, 性格也從之前的剛烈改為柔和,這才是得到佛法的加持。這樣的改變,不僅會讓自己成為家庭中的和諧因素,也是社會和諧的積極因素啊??吹竭@樣的佛教徒,公眾自然而然會對佛法產生好感,或生起信心。所以我們通過這種方式來放生,也是令人很容易信佛,也會很容易做善事,不做殺生,這樣很多動物自然而然地就放生了。

智慧就是佛法,佛法就是智慧
  佛教從來就是反對盲目信仰,而主張依靠邏輯推理證得正確的理由立信,即理信。
《律部經典》中記載,佛陀釋迦牟尼不止一次地教導說:“眾比丘、眾善知識:要像鍛煉、切磨、鑒別真金那樣,對我的言論經過鑒別再進行取舍,不要因為敬仰我而加以盲從?!?br />  對佛陀的信心,絕不是盲目的迷信,那不過是宗喀巴大師說說的“沒有從理論上深刻理解的任何觀點,都像插在泥巴中的木橛,站不穩腳跟?!倍鴳撌恰耙試烂芫毜闹腔?,辨明事理,不達到精細入微程度,不能輕易知足”的理智信心。
  我們在印度的佛學院學習時,成年累月的用辯經的方式,挑戰佛陀的智慧和觀點,后來發現即便累死在辯經場,也沒法破掉佛陀的智慧,從而對佛陀所講的佛法生起了強大而堅定的信心,心甘情愿的跟隨。我有時會把自己假設為非佛教徒,換個角度從沒有佛教信仰的視角來觀待佛法,結果發現佛的智慧沒有局限性,遍及一切,無所對立。
  佛教在中國的大地上有深厚的歷史根基,現今據統計,僅中國大陸佛教信徒的人數就達三億之多。我們作為佛法的傳播者,有責任也有義務正確的了解佛法,解釋佛法,對待佛法。作為一個小小的出家人,我自感壓力,也愿肩負責任,希望以修行佛法為理由的善事,能做得如理如法。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這篇文章,并能對文章中提及的觀點進行思索。如果認為我的觀點和因果相違,和正法相違,隨時歡迎大家來破,來駁斥。
  扎西德勒!索南格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