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野


風整理翅膀的時候

拂曉的鳥鳴,暮晚的星光

兩種清澈填補了虛空


世界卡在兩種明亮中無法抽身

誰也不知道未來會有什么發生

一條小路,彎曲著寂寞

路邊的荒草

如同振動的翅膀



梨花雪


春雪順著山脈往下落

落在雪山無聲,落進流水無聲

唯有落在梨樹的枝頭

突然就明媚起來


一盞燈亮在深山

是寂靜。十萬樹梨花

填滿一座山谷

是金川


一切都是悄無聲息

仿佛每一瓣梨花里住著一縷雪的魂魄

在枝頭是花,在風中是雪

落在手心又會是什么呢?


白茫茫的世界里

寒冬與春天就這樣完成了

偉大的交接



一份來自金川的邀約


幾場春雪過后,金川的梨花就開了

白茫茫一片

整座山谷都堆滿了


如果你要看花,趁早來

今年梨花無人打擾

最好從大渡河的下游逆流而上

什么行李都不帶

要帶就帶一顆春天的心


千萬不要帶春風

梨花似雪

風一吹

我的心就開始蕩漾



春來急


桃花開了,青草綠了

無名的小花開遍尚未命名的山崗

春光照料大地

照亮一支迎春花的夢


蜜蜂嚶嚶嗡嗡

春天的馬達不知疲倦響徹山谷


甜蜜的事業總是繁忙

油菜花的黃金,李子枝頭的白銀

蜜蜂搬不動,蝴蝶也搬不動

汗水濕透的額頭

拜托春風來擦



追星星的人


追星星的人

心里有一束光

縱使隔著千山萬壑,身處晦暗塵世

一生也領受著明亮的教育



春天一定要來金川的幾個理由


梨花開了,遠在深山

有隔世的美

你不來,誰來安慰這個春天?


百里河谷,十萬梨樹

大河兩岸繁花似千堆雪

你不來,春風會來


等梨花謝了,花瓣似雪紛飛

百年老樹下佳人獨立

落花的嘆息,你不聆聽

世界也會靜下來


如果這還不夠

大金川河會從這里拐彎

穿山越嶺,通江達海

也絕不會放棄找尋

塵世中你的清澈



春天書院


長久的蟄伏與光陰虛度的慌亂

終于被春和景明的日子

悄無聲息地抹去


春天的課堂上

草木柔嫩的個頭已越過舊歷墊高的書桌

文靜的小花,不再低頭含羞

回答春雨的問題口吐芬芳

宛如春光偏愛的妹妹

因為得到鼓勵,憑添了勇氣


一不留神,小花小朵

手牽手溜出了院落

蜜蜂緊追不舍,沉浸在甜蜜的事業里停不下來

三角梅自閉于墻角,忘記了季候輪轉

把每一天都過得那么簡單

仿佛它的課本里沒有快慢對錯

只醉心于向天空發問:白云精妙的素描

是不是風教的?


春風是最和藹的園丁

靜觀山川起身奔向天邊而不語

歷經日升月落時光虛度而不悲

她知道如何維持這座書院的秩序

抽枝發芽,花開花落

一切都在微微蕩漾的綠波里

勤奮有回響,懶惰有懲戒

“你在三四月做的事,八九月自有答案”


春天布置的作業

大地會一點一點去完成



在路上


每一天都在錯過和遇見

錯過的是陌生

遇見的也并非美好


如果上天是公平的

腳下的路,堅持再走下去

也許就會變得不一樣


有一種人生

敲碎命運的坎坷鋪路

每一段行程,必須孤身奔跑

才能收集到風雨的琴聲

互不相識的人,才會相互致意


一顆致遠的心,要走在路上

才能在塵世中遇見

更好的自己



春深處


草莓紅了,誘人的櫻桃綴滿枝頭

甜里帶著酸

仿佛初戀的味道


青梅稚嫩,還無法煮酒

只顧埋首于光影交錯的田野


薔薇爬上墻頭開花

憑空開辟出一條帶有香氣的路


在嫩綠對翠綠的模仿中

春天已經很深了

雛鳥的尖叫,是另一種模仿

我知道,那是在叢林微微顫抖處

又一個春天

振翅欲飛


原刊于《草地》2020年3期(創刊40周年特刊)


王志國202006.jpg

        王志國,藏族, 1977年11月出生于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縣慶寧鄉松坪村,現居巴中。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在《人民文學》《詩刊》《民族文學》《星星》《讀者》《青年文摘》等有作品發表,出版詩集《風念經》《春風謠》《光陰慢》《微涼》(藏漢語對照),有作品被收錄重要選本并被翻譯成多種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