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著雪花,我們奔馳在海邊


吞沒夕陽的,是信仰 

白塔在風中肅穆的靜止 

經幡還舞動著時間與年輪 

沉默的大山 

藏在牦牛的牛角,也 

藏在干凈如云的水洼 


以為,海消失在蒼茫 

一次次重現都是新的吶喊 

雪花裂開,橫向擋風玻璃 

這易碎的堅硬,讓寒冷 

與歌聲對抗 


路邊的景,貼著臉頰回眸 

這四月底的道路 

延長,延長 

怎能阻攔喚醒的遠方



如果擁有藍色


獻給這火焰、花園與耳的顏色

隨青海湖的水流向遠方 

我害怕小船打擾你的寧靜


獻給這沉默、天真與淚的顏色 

隨日月山的云飄至身旁 

我害怕晚風遮住你的眼睛


云和海,彼此靜坐

傳遞金色的微芒

那是雪山,被陽光鍍上袈裟

即將背起人間的行囊


行囊里裝著

牦牛的黑,山羊的白

交織在綠色的洼地


 一匹模糊的小馬,隱沒在 

漸藍的夜色里

雨,開始從天空落下



爆 胎


這次爆胎是在甘肅

確切的說

是在從酒泉去往張掖的路上

確切的說

是在 G30 連霍高速公路上 

確切的說 

是在總寨收費站附近的地方 

確切的說 

前一晚,我們在一個餐館討論 

是連夜趕路還是稍作休息 

不知是不是嘉峪關的夜色 

來得太晚,讓人誤會 

之后的時間還很充裕 

我們常常會有這樣的誤會 

以為之后的時間還很充裕 

就像不知道,今天和明天之間 

隔了一個爆胎在路上



門 源


到門源的時候,是五月五日 

祁連山脈裹著一片 

又一片的大雪 

也夾雜著涼涼的雨絲,等待


看著牦牛擠在一起 

肢體骨骼牽引著雪山 

這抹夜色,守護著蒼白的亮點 

暖春在高冷間蹣跚,負重


大冬樹埡口

崗什卡雪峰 

這些不熟悉的名字,路過筆記 

而筆記里記下的萬畝花田 

相隔一千座山


田字方格躺在土地

沒有一朵花瓣,如想象中的樣子 

我很平靜,就像靠近她時 

慌張,疑慮與忐忑 

不知如何凝視,美的怒放


也許,所有的美 

都融入一片不愿醒來的土壤 

縱使離去,再也不用擔心 

她的凋落或枯萎



敦煌的星


這里的星星,和你 

所見過的不一樣 

每一粒沙子,都是一顆糖


坐在最高處看日落,人群晃了晃 

獨自闖入,把腳探進沙子的被褥

閃過的身影,咬掉一口夕陽 

篝火燃起,吞沒無數飛花 

捕捉,藏匿銀河的目光



有一個地方叫話梅山


你是否來過 

一座叫話梅山的地方 


沒有童話,忘了神的存在 

有別于擁擠踉蹌的山 

在雪的白與白之間,露出 

本真的節點 


伸手撫摸就觸碰了一顆話梅 

雪也有了青春的滋味 

以離別的心境再會 

總是有些惆悵 


有一個地方叫話梅山 

誰曾經來過



雨中塔爾寺


一棵古樹,長在寺里 

細雨中,時光老到走不動 

有人住下,兩袖空空 

獻給大地的一床被褥,還有 

連續磕上萬個響頭 


彼此陌生的望著對方 

我們又相互致意,仿佛 

點頭而過的瞬間 

一片樹葉就落下來 

上面有無數張,不同的佛像


艾諾依.jpg

        艾諾依,1990年生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第36屆作家高研班學員。出版創作詩集《山河映萬朵》、文集《且來花里聽笙歌》《追光者》。曾獲冰心散文獎、《讀者》新媒體最受歡迎作者獎、全國政法題材優秀原創劇本獎等,入選中國公安文學七十年精品文庫等多種選集選本?,F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