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落在屋頂上


風落在屋頂上

我的身體里響起牛羊反芻的聲音

舌尖上有青青的牧場


一群鳥從樹枝上飛起

天空更干凈

我感到生活里柔軟的羽毛

無處不在


鷹叼走了黃昏

山坡上煨桑的儀軌還沒有結束

一些現代的云

飄滿瓦藍的天空


風在我的骨頭上敲了一下

這是你僅有的暗示


原刊于《詩歌月刊》2017年5期



藏在風中的花香


像遺失很久的東西重新回來

帳篷與花朵開向遠方

漂滿白云的河水

放大了舊時的天空


風慢下來,在經幡上

調整祈禱的隊形

羊群涌向山坡

草會慢下來,讓鷹飛上白色的塔頂


藏在風中的花香

還有怎樣的秘密不容易說出


原刊于《飛天》2015年9期



山 中


露水從懷里醒來

葡萄熟了

我感到時間更加緊迫


鷹在風里掉頭飛來

讓天空措手不及

結伴而行的云

河水的胸脯上

還留有鳥鳴與花香


化妝師坐在山坡上

她遲疑的手停在風中

一只蝴蝶

落向臉頰


就在黃昏之前

護鳥的人,又向蒼穹放回了

一只灰色的斑鳩


原刊于《詩林》2016年4期



大風吹著草原


山坡在綠色的風中飛翔

我一生愛著兩只翅膀:生命,音樂

我被它縱容,又被放逐

巖石渴望春天

牧歌從我的骨髓里長出來


我深愛著黃昏:少女,菊花

我滿含淚水,但不哭泣

馬車在月色中翻過最后一座草坡

大風,一夜之間

吹散我的青春


草原的激情就是我的激情

暴風雪呵

讓我做你的新娘

今天的,明天的新娘


原刊于《青年文學》1997年5期



夏天深處的草原


當綠色石頭把山岡擁抱

帳篷為什么對風微笑


新的黃昏走進手掌

河水流過青青的牧場


馬車老了

現在,我已聽不見芬芳的花香


露珠般羞澀的姑娘

說不說話胸脯都在迎風開放

羊群低著幸福的頭

花穗虔誠地靠近土壤

愛已經很累

野花手扶拐杖


一顆墜落的草籽

像剛剛發生的一次心跳

擦去村莊河水般清澈的皺紋


原刊于《民族文學》2006年10期



寺院在河對岸


清晨,鳥兒全部飛出來

喇嘛把經文撒向天空

我在撿拾山坡上的露水

一座廢棄的羊圈

長滿蘑菇、青草和新鮮的膻味


鷹隼像一枚補丁,與華麗的

時代對抗著

經幡看護著酥油與歌謠

看護著被廢棄的危險


風停了。內向的牦牛

臉色更加沉重

吹拂被置之度外

冷寂的青稞上

來回飄著幾朵云


我的馬燈

是用來照亮泉水的

山南的桃花

雪頓節前,風吹開一堆石頭

還有舉著轉經筒

走在誦經路上的老阿媽

一生的眼神


青稞寂靜地站在天空下

看不出它在長

影子卻高過樹梢

一座白色的佛塔

從我的身邊跑過

越來越像一個人影


岑寂的山岡上,曲旦旺姆晾曬牛糞

空曠擠壓著她的胸脯

和剩下的半天

等我醒來,那張傳說已久的唐卡

驀地,依山展開


原刊于《詩刊》2011年2月上半月刊



青海湖邊


這里

油菜花、牦牛、風扳動轉經輪

和一堆綴滿石頭的服飾

 

鳥的標簽貼在天上

遠處是風與白云的合影

一塊藍色的磁鐵

來自波動的青海


一些想法落地

一些花朵,飛來飛去

山坡上的青稞,長滿胡須


誰還在奔來

一只腳快,一只腳慢


原刊于《奔流》2015年2期



金藏嶺


一只牦牛追問著秋天

湖水推著金黃的大地,走進青海


飛累的云,停在寺院的金頂上

有翻經的聲音拂面而過

鷹隼藏身于天空,有沉默者

點燃生活燙手的煙頭

我被一段往事倒逼進春天


瓦藍的青稞,從金藏嶺升起

開了又開的野花

像在跟誰作對


等我離開,要不要把哈達

送回少女的手上

把新的愛情帶在路上

要不要用瓦藍的青稞酒

再送自己一程


原刊于《北京文學》2016年6期



一年中的最后一天


夜里,幾次醒來

想起草原和四個牧羊姑娘

日子柔軟

她們依次睡在草上

身體在陽光中蕩漾

內心溫暖,從不計較

黑夜有多漫長


想起草原

牛羊日復一日,爬上山岡

野花簇擁著帳篷和傷心的時光

鷹在天空盤旋

像一顆美人痣

望酸了我的雙眼


想起草原

孤零零的馬鞍

離開奔跑已經很遠

風吹進村莊

一年,一晃就過去了

吹起的除了塵土

還有炊煙


原刊于《詩刊》2011年2月上半月刊



年復一年,羊都活成了菩薩

 

鷹飛高處,打開一卷經書

藍色案幾上七星飲水

風雪加快了馬蹄

與春天的儀軌

 

燈火搖蕩村莊

天空下,有我枝繁葉茂的經幡

與彎曲的牧歌

露水滴入山谷

金盞開滿黎明

 

唯有草原、羊群與煨桑的寺院

帶來內心的圓滿

一座透明的雪山,魚一樣

風塵仆仆,游回佛前

 

我在后山放牧

僅有的一夜憂傷

靜靜地,從體內流出

直到飄滿花香


原刊于《民族文學》2018年6期



飛過草原的鷹

 

青稞快要熟了。一畝青稞

懷抱著一座山坡

 

風轉動云的唱片

青草的鬃毛,在天邊飛揚

露水在收集大地的靈感

我還沒有找到最好的時光

 

廢墟上的花朵,她的美

率領著人間的幸福

一只山羊快樂的嗅覺

我懷揣喜愛的詞語

走在路上

 

黃昏的牧場

飛過草原的鷹,像一個時代

伸出了它有形的爪子

整個過程就像在

打撈一件隱秘的東西


原刊于《河南詩人》2018年4月



陽光的轉經筒


天空拿來白云,不是第一次

左側的湖水微微卷起

在路上,魚一樣擺動的人

用身體蓋住干草


風吹著經幡和彩繪的屋檐

吹著隨身的伽藍

不是第一次,是一世的長頭

磕醒的野菊花

一襲串珠下神的羊群

碰響牧場上的露水


帶著吹拂,帶著酥油燈的眼神

陽光的轉經筒

像一支不知疲倦的拋石器

將塵世的霧氣趕下山去


原刊于《星星詩刊》2016年2月(上半月)



納木措


云不是最高的

那根拉山口

藍色的天空降低了速度


大地上長出許多瑪尼堆

沒有比納木措更彎的溪水了


水會更藍

紫紅色的喇嘛

用額頭拾起月光


正午時,白色的牦牛臥向

念青唐古拉山

在納木措旁

陪我進藏的洛松擁措

嚼起了牛肉干



魯朗鎮


云在厚厚的山中,藥材也在厚厚的山中

道瑪曹走在厚厚的雨中

身上飄著格?;ǖ南阄?/span>

魯朗鎮是健康的


瑪尼堆向天誦經

大批的青稞按照內心緩慢生長

聽不見拔節的聲音

在這里,松木圍欄不是分割天空的

是用來圈養靜謐和虔誠的


在色季拉山口

大朵的白云

開滿山坡

而南迦巴瓦峰始終不肯

摘下神秘的頭面



郎木寺


曬佛節

天空曬云、鳥的翅膀與世間的雜音

展佛的時候,泛黃的屋頂打開經書最難的一頁

打開牧民折疊的臉


有鷹飛過河去

一早就對著雪山祈禱的老阿媽

手指矗立在天地間

發梢微微搖擺

像一條跟蹤來世的經輪


從辯經堂出來

那個把一生纏繞在轉經筒上的人

把自己

又一次交給了黃昏



甘南,經幡飄向天空


一座白塔在誦經

羊群低頭走向天邊

山坡上,喇嘛的紅衣被風鼓起


炊煙向大地靠近

更低的是我粗糙的歌聲

被水流走


鷹飛的很慢,但它滿足這樣的速度

滿足不遠處的云

被花朵追隨

黃昏后,路像誰磕下的一個長頭

不知所歸


我看見,經幡飄向天空

神秘的河水

靜靜地翻過了阿尼瑪卿山


妥清德.jpg

        妥清德,裕固族。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甘肅省作家協會理事。酒泉市文聯副主席、作協主席。出版有《風中撿拾的草葉與月光》《百味酒泉》。詩集《鷹隼的天空》入選中國作家協會2016年度少數民族文學重點作品扶持項目。曾獲酒泉市飛天文藝獎、河南省駐馬店市《長鳴》文學獎、甘肅省少數民族文學銅奔馬獎、甘肅黃河文學獎、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