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風風火火停在廣場車站,人群一下子涌上來,瞬間就填滿了車上所有空間。

        “都往后走,別擋過道!”司機惡狠狠地叫喊在人群頭上響起。

        “背麻袋的,叫你往后走,聾了?”司機有些歇斯底里。

        最后擠上來的幾個人半個身子還在車外,司機從位置上站起來,指揮他們往里擠。每個人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側身鉆,踮腳擠,你推我,我攆你。一個手環上拽著胖瘦有別顏色各異的兩三只手,彼此都能清楚地看到臉上的毛發。道不明的各種味道糅合在一起,飄來浮去,使人頭發脹,各種情緒在短時間內快速醞釀完成。只聽得一位上了歲數的大爺說:“一車的牲口!”

        車里變得無隙可鉆,“啪塔”如人們所愿,門終于關上了,車子呼哧呼哧向前挪動。

        “哎喲,這腳都沒地方擱?!弊詈笊宪嚨娜撕爸?,是個嗓音有些嘶啞的老太太。

        “別都擠在前面啊,前門不讓下??!”話筒里司機的聲音更加冰冷。一車人沉默著,堅定而冷酷地捍衛著腳下僅有的地盤,一場無形的冷戰仿佛即將全面開始。

        “喂,往里走,耳朵叫耳屎堵住了?”司機連吼帶叫,“那個背大包的,叫你呢?!?/span>

        人們伸長脖子努力尋找那個人,可視野全部被罩住了,左轉右尋只能看見身邊人的臉孔和腦勺。

        “阿佳,你的麻袋刮到我的臉了!”一位姑娘的聲音帶著些怨恨,原來礙著大家的是個背麻袋的女人!

        “把公交車當貨車了,哼!”嘶啞的聲音向麻袋女宣戰。

        沒有人回話,氣氛有些尷尬。

        車子停停走走,像個病人呻吟著,到了下一站。

        大家焦急地盼望著能下去幾個人,可后車門打開了,沒人下。倒是前門外人頭攢動,一排人躍躍欲試,這是一輛行駛在城市居民區的車。

        “可不能再加人了?!币粋€渾厚的男聲勇敢地喊起來,人們紛紛附和著。

        大約兩分鐘后,因為車門已經開不開,車子無奈地甩下那批人又開動了。

        “這下好了?!眲偛胚€愁眉苦臉的人們舒展著欣慰的表情,這是剛剛躲過一番險情的愉悅。司機不時謾罵神出鬼沒的電動車,搖擺著穿過擁擠的城市,人們波浪般前翻后涌。因為沒有增加人員,即便擠得發型亂了,衣服皺了,手被摸了,他們也比較愉快地忍受著,偶爾還發出輕微的笑聲。

        “小伙子,太謝謝你啦,老太婆我祝你幸福?!庇纺[而嘶啞的老太太有了個座位,讓其他人不免心生嫉妒。車里一陣騷動起來,大家都試圖利用這個機會尋找最好的姿勢,換換手,側下身,跺跺腳,趁機確定自己的物品平安。

        “最近出門可受罪嘍?!崩咸Y聲甕氣地說。

        “可不是嘛?!睂γ媸莻€中年女人,口罩底下發出的聲音并不清晰。

        “這鄉下人扎堆進城了?!崩咸嬷亲?,她有一雙豬蹄般的手。

        “城市越來越擠了?!笨谡稚厦媸强Х壬哪R,無法判斷中年女人的長相。

        “聽說又有一批搬遷戶要過來?!崩咸忾_圍脖,露出一圈電視劇里貪官才有的粗脖子。

        “他們也挺難的?!敝心昱嘶卮?。

        “難?政府又是蓋新房,又是安排工作,比如今的大學生還要好呢?!崩咸脟辈疗鸩弊由系暮怪?。

        “我們小區的保安是個搬遷戶來的,語言不通,還是不容易呢?!敝心昱擞脦еな痔椎男揲L食指向上托了托墨鏡。

        “背大包的,你到哪下?你那個包太占地兒了?!彼緳C又在吼。

        有人把司機的話轉告給了麻袋女人,她沒有回答司機的話,問身邊的人:“這車去東郊嗎?”聽到肯定的回答,她又繼續認真地站著。

        她濃重的鄉下口音引來更多地目光。只見一根粗牛皮繩把一個大麻袋結結實實地綁在她的背上,她的左手托著麻袋,右手緊緊地抓著前面男子衣服下擺。黑色藏裝外套著橘紅色毛呢大衣,毛呢大衣的領子倔強地豎著,這通常是新衣服的特性。橙綠絲線把烏黑的長發編成辮子盤在頭上,兩耳邊齊整的發穗兒利索地垂著,顯然是經過一番裝扮。她的臉上寬下窄,抿著嘴,似有似無的酒窩掛在左面頰,透過人縫朝窗外四處張望,鼻尖上的汗珠和她的神情一樣興奮著。

        又有人問和司機同樣的問題,她搖了搖頭,又笑了笑。對于這個回答,有人皺眉,有人搖頭,有人努嘴,更有人翻白眼。她和她的麻袋不下車,意味著大家還得繼續擠。

        “瞧,我說什么來著,你拿有些人就是沒轍?!币姶蠹也豢月?,老太太又嘶啞起來。

        “你沒上錯車吧?”個別好心人為鄉下女人擔心。

        她繼續抿著嘴,認認真真地站著。龐大沉重的麻袋使她的臉漲紅,因為膚色比較深,倒也看不出。也許是真累了,她反手把背包狠勁往上提了提,在狹小的空間里,她這么一提,車里又騷動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陰云密布。公交車像個笨重的大漢,他一會兒使勁沖,一會兒撒著氣,到了下一站。

        只有少數幾個人下了車,根本不解決空間的問題。有人問麻袋女:“你不下車看看?萬一坐錯呢?”她堅定地搖了搖頭,整車人泄氣極了,他們用眼神交換著對麻袋女的怨恨和譏諷。

        “這些人,經常背點土豆、一些奶渣就到你家來,假裝什么都不懂?!崩咸拷心昱?,但大家還是聽見了她的話。

        “鄉下的東西正宗著呢?!敝心昱嘶氐?。

        “那點東西啊,城里哪里沒有賣的?”老太太眉毛都豎起來,中年女人的話讓她很不快活。

        “您老家親戚不少?”中年女人問。

        老太太直了直身子,一臉驕傲的說:“虧了生在城里,我可是受不了那酸不拉唧的味道?!?/span>

        車里的人,這會兒都在小心翼翼地瞧著麻袋女,他們想象著她的憤怒,她的反抗。而她,鼻子上掛著汗珠,像個孩子般專注地站著。

        “你,你要去哪里?”她身邊的人問她,她笑了笑說:“我應該快到了?!?/span>

        身邊的人發出一聲冷笑。

        車里的人下了又上,上了又下。此時,麻袋女已經擠到門口,窗外飛馳的風景讓她目不暇接,上上下下的人們左推右搡,她竟然沒有半點反應。人們聞著各種各樣的味道走了好幾站,人還是不見少。

        “啊呀,背大包的,你在哪下車?別檔在門口?!币宦窊頂D使司機更加的煩躁。

        “她說她快到了”有人大聲回司機,“也不知道是真是假?!?/span>

        冬日午后的陽光從窗戶直射進來,車里的溫度在急速上升,氣氛更加復雜,使人極易產生煩躁感。因為這個消息,人們又莫名地高興起來,一直繃緊的臉稍稍舒展了些。

        “我說的沒錯吧?假裝什么都不懂?!崩咸强桌锩爸謿?,她還在車里。對面的中年女人換成了一位老頭子,他雙手護著銀質轉經筒,面無表情盯著老太太。見老頭這模樣,老太太不再說話,挪開了眼神。

        十分鐘后,“喳”的一聲,車子停在了東郊安居園站。下車的人倒不少,大家開始積極地動彈起來,可空隙實在太窄,想擠出來沒點功夫不成。

        “包,包!”麻袋女邊喊邊費力往外沖。

        “唉呦喂,別擠啊?!甭榇輨诺刈О?,結果把一位戴眼鏡的男人拽出了車門。

        “這么一大包,打個的多方便哪,吝嗇!”有人對著麻袋女的背影嗲聲嗲氣地嘟囔著,說話的人涂著鮮艷的口紅、留著紫色頭發。

        “真野蠻!”戴眼鏡的男人又上車,他不忘回頭讓麻袋女聽見這句話。

        “我還擔心她坐過站呢,真會裝!”先前替麻袋女說話的女人帶著怒氣。

        “我不知道在哪下,出門的時候阿爸告訴我,過了12個站就下......”滿頭大汗的麻袋女回頭解釋著,“啪嗒,”車門硬邦邦地關上了,車子“呲,呲”撒著氣開走了,沒有人在乎她的話。

        她一屁股坐在公交站臺上,驚喜地看著眼前車來車往的景象。從兜里取出一塊冰糖扔進嘴里,身上涼絲絲的,嘴里甜滋滋的。

        “普姆,你要去哪里?”手拿銀質轉經筒的老頭看著在站臺休息的她。她的右腮鼓鼓的,一顆黃色的冰糖磕著牙齒,發出一陣響聲。

        “找舅舅,”她回道,“安居園旁邊有個酥油店?!?/span>

        老頭給她指了指方向,果真和阿爸說的一樣,下了車朝東直走,小區大門緊挨著一家酥油店。

        這是一個涂著紅色油漆的大門,門上插著各色旗子。保安室門口有幾個人圍著小方桌在喝甜茶,見有陌生人,他們把目光都轉過來。

        “我,我找我舅舅,住在這里?!彼f完輕輕地咬住了嘴唇。

        “這里有很多舅舅呢,你的舅舅又叫什么?”一位胖胖的大叔大笑著問。

        “占堆,老家是羊卓的?!本司耸抢霞易钤绯怨Z的人,這樣的舅舅讓她很驕傲。

        “哦,占堆啦?!贝蠹尹c點頭,七嘴八舌地給她指路。

        “照你們這么指,小姑娘肯定要轉迷糊?!贝笫宕驍啻蠹?,“喏,倉決啦不還在前面嘛?!彼种噶酥感^左手的大道。大道上有一個圓轱隆冬的背影。

        “倉決啦,倉決啦?!贝笫鍥_著背影喊。他的下嘴唇幾乎垂到了下巴上,給人感覺始終在笑。所以即使他的臉炭黑,但顯得很親切。

        “啦哦,有事嗎?”熟悉的嘶啞聲響起。

        大叔做了個等一下的手勢。

        “你不認識?你家親戚,你舅媽的阿媽啦?!贝笫鍞D了擠眉毛,“跟上去吧?!?/span>

        “不認識?!彼读艘幌?,轉而想起那個嘶啞的聲音是這樣的熟悉,“噢,認識認識?!?/span>

        “又帶什么好東西了,這么大一包!”穿著保安服,操著藏北口音的年輕人問。

        “羊毛被子?!彼悬c迫不及待。

        “倉決啦要過個暖冬嘍!明年也給我帶一床來?!贝笫迳扉L脖子說道。

        “行,我回頭就告訴我阿爸!”她愉快地應答。陣陣爽朗的笑聲一直在她身后響起。

達娃央金.jpg

        達娃央金,女,藏族,媒體人。有小說、散文發表于《西藏文學》《章恰爾》《中國西藏》《西藏日報》等刊物。獲第八屆西藏新世紀文學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