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林芝,乍暖還寒。滿山的桃花已漸次化為春泥,山澗里,崖壁上的杜鵑次第開放,沉甸甸地掛在又高又遠的枝上,被陽光捂熱的暖風跑去推醒沉睡在鵝卵石下 的尼洋河,拉扯著它綠潺潺的軀體歡歡喜喜地奔向遠山天邊。而我要前去親近的圣景,就是位于離市區近125公里的巴松措(藏語“措”意為“湖”)。

        千百年來,殊勝的巴松措就如一塊無暇的綠松石靜泊在雪峰綠林的懷抱,滋養和孕育出無數奇境妙地與神奇傳說。又如一具聚集著福德與智慧的“曼扎”(一切美好的人和事物),日夜守護著生息在這片土地上的善良人民。

        午時驅車出發,走走停停,到達巴松措畔的結巴村時已近日暮,一棟棟錯落有致的漂亮藏式小樓被夕陽暈染出橘紅的底色。來不及細看,我們下車一路小跑,趕去村 中小山上的觀湖亭一睹神湖的全貌。順著彎彎曲曲向上延伸的木梯急急而上,木梯邊高大的青岡林時濃時疏,樹縫間時隱時現的幽藍湖面如此神秘。站在山頂的觀湖 亭俯瞰,夕陽下的巴松措如一枚形似彎弓,銀光跳躍的巨大藍色寶石,鑲嵌在雪峰山巒之間,平原闊土之上;又如一架自天宮落入人間的巨型藍色豎琴,靜待天女下 凡奏出妙樂。那靜謐地晃動著的藍色,滿鼓鼓地向著西邊的遠山溢去。遠遠的對岸山腳屋舍點點,炊煙裊裊。往上,是濃密的森林,再往上,是直刺云霄的雪峰。這 巨大的藍像極了天空之鏡,將雪峰之上的云朵拉入鏡中,那被夕陽染紅的雪峰、濃綠的青岡林、淺綠的草甸、五彩的經幡也一一落入天之鏡,微風輕漾,一副濃墨重 彩,緩緩流動的巨型山水油畫展現在眼前……。直到夕陽收起她的霞衣,山與湖似乎籠罩上了一層朦朧的薄霧。暮色里憑欄不語,那心,時而寧靜,時而澎湃,不覺 間淚眼盈盈。

        夜宿結巴村,夜里忽聞浪卷浪擊聲,披衣推窗望去,驚見滿目的藍色湖水銀光閃閃地翻卷著擊打著向著西邊涌動而去,遠遠地仿佛看見古時嶺國的格薩爾王身披戰 袍,肩挎日月神箭,駕著神馬自湖面馳騁而來,戰鼓與妙樂交錯響起,一道彩虹徐徐掛在雪峰與湖心之上,奇異的香氣彌散開來,“??!”驚呼中我猛醒了過來,一 場似幻似真的夢。不遠處的廣場上傳來真真切切的歌聲舞步聲,是白日里辛勤勞作勤勉經營的村民們在歡聚。

        清晨的藏家村落,空氣里彌漫著桑煙的香。站在巴松湖岸望向湖心中傳說是神的“宮殿”的小島,綠林蔥蘢的“宮殿”形如一頂漂浮在圣湖上的綠色“桑林霞莫” (工布女式帽子),圣潔尊貴;又如一條盤繞著的青龍,只待一飛沖天之勢。沿順時針方向繞島而行,陽光與綠蔭下的小徑斑斑點點,忽明忽暗,桃與杜鵑向湖而 開,走幾步就是一處奇妙的圣跡:格薩爾王戰馬和寶劍在巖石上留下的蹄印和劍印、桃樹緊緊包裹著松樹生長、只有有緣人才能尋得的天成藏文字母樹葉等等,每一 處圣跡就有一個古老的故事。島上最殊勝的就是“措宗寺”了,寺內供奉著蓮花生大師塑像,裊裊桑煙與誦經聲里,掬一捧傳說中蓮花生大師洗臉的神泉拍在前額, 再輕抿一口,頓覺心明身凈,步履輕盈。

        出了島,徒步繞湖而行。走沒多遠,映入眼簾的是一偌大的牧場,濃密的草場開闊平整地朝著高山的方向延伸,野花遍地,木屋牛舍,在和風暖陽下靜止著,贊嘆與 驚呼在這里只是打破一方寧靜的不明智之舉,唯有靜靜欣賞,悄悄路過。往前走,走入森林和灌木包裹著的小道,小道上落滿厚厚的枯葉,濃密的樹枝遮蔽了天空, 抬頭只見點點碎了的藍寶石,不遠處的湖水透過樹的間隙折出一道道銀光,長長的經幡順著小道向前延展,小時候聽父親說過:“在山水純凈濃郁之地,會有一種個 頭非常小的人形生物出沒,當它被人類看見時,它就會跑進巖石峰中消失,藏語稱它為‘特蘘’(精靈)”。此刻,在這樣的山水間,可愛的“特蘘”應該是會出沒 的吧!小道行至坡上時,湖就在低于路面處幽藍藍地耀動,行至坡下時,就可隨手撿起石子壘在湖邊的瑪尼堆上。一路鳥鳴葉語中,淺嘗甘露般的溪水,俯身以額觸 碰路遇的奇妙圣跡、天成像、還愿石……。傳說中,這一路的灌木森林都顯示為勇士和空行母的手印。觸碰的水、踩著的土、吹著的風、生起的火,都顯示為蓮花生 大師咒語的梵音。是否因為這些傳說,使得每走一步都覺福德加身,進而倍加珍惜和愛護眼前的一草一木,一鳥一獸。世代生息于此的村民選擇吉日良辰來轉湖并舉 行盛大的慶典儀式,也是為了表達對大自然的敬意吧!

        回到湖畔的結巴村,坐在明亮潔凈的藏式茶餐館里,我們喝著酥油茶,吃著旅館主人卓嘎烙好的薄餅,爐火把溫熱的紅印在我們臉上,柔柔的暖。聽說卓嘎是結巴村 的致富帶頭人,2018年收入近18萬,我們朝她投去贊賞的目光。

        “阿佳卓嘎,你是怎么想到帶頭經營家庭旅館的?”卓嘎靦腆地笑著說:“剛開始什么也不懂,是領導們每天跑來和我聊家常,鼓勵我把自家的老房子翻修擴建,辦家庭旅館,是聽了他們的話,我就有了今天!” 

        “我們散步時看到很多家庭旅館,蓋的一家比一家漂亮!”

        “很多,而且有競爭,我現在都不敢說自己是帶頭人了!”卓嘎縮了縮脖子,飛快地伸了下舌頭說。

        ……

        回程的車上再次回首,巴松湖邊游人如織,湖面上緩緩行駛著觀光游艇。古有驍勇善戰的格薩爾王為百姓斬妖除魔,還百姓以安寧;今有高瞻遠矚的領導人帶領百姓 發展經濟,為百姓謀福祉。這充滿無數神話傳說的殊勝之地,正以開放的姿態接納四面八方紛至沓來的游人,帶動一方經濟造福一方百姓。也以震人心魄的美景詮釋 著熱愛自然,敬畏自然,崇尚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以確保持續發展的真諦。

1598773147187443.jpg

        邊宗,女,藏族,又名曉英,公務員。有詩文散見《中國西藏》等報刊和《格?;ㄩ_》等網絡平臺,散文曾獲《西藏商報》主題征文一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