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刻亦稱“石雕”,是以石材為原料的一種傳統手工雕刻技藝。中國的石刻藝術有著悠久的歷史,千百年來承沿不絕,流傳至今,顯示出傳統民間工藝的精湛技術、巧妙構思和豐沛創造力。其中,澤庫和日寺石刻這一流傳于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和日鄉和日寺及周邊地區的藏族民間雕刻藝術,因其工藝復雜、特色鮮明,具有較高的藝術價值和歷史文化價值,于2008年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名錄項目。

      近年來,得益于國家政策扶持,和日寺石刻得到了長足發展,形成了以和日寺、和日村為中心的生產、研發、銷售石刻工藝品基地,從業人員多達數千人。年過半百的阿更登便是和日寺石刻的傳承者之一,也是和日寺石刻發展的見證者。

       師從貢保才旦

       貢保才旦,1934年出生于青海省澤庫縣,曾師從多位名師,掌握石雕、唐卡繪畫、堆繡、壁畫、泥塑、刺繡等多種技藝,2008年7月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澤庫和日寺石刻)代表性傳承人。在重建青海省級文物保護項目“和日石經墻”的過程中,貢保才旦作為總策劃和設計者,雕刻石經墻主要石雕佛像及刻寫佛教經文,逐漸成為當地最著名的石雕藝人。

1.jpg圖為貢保才旦的石刻作品

       1992年,年過20的阿更登在岳父的帶領下,拜訪了貢保才旦,表明自己希望學習石刻的心愿?!霸谖覀兡抢飵煾傅拿暦浅4?,我想跟師父學習手藝,作為將來生活的保障。當時師父身邊還沒有其他學習石刻的弟子?!被貞浧鸪跻妿煾傅那榫?,阿更登記憶猶新,“師父聽了我的想法,什么都沒說,只是問我會不會畫畫?!睂τ趶男∠矏郛嫯嫷陌⒏莵碚f,師父的話問到了自己的心坎上,急忙拿出自己的繪畫作品讓師父看。

2.jpg圖為阿更登的石刻作品

       貢保才旦沒說什么,但是讓阿更登留了下來?!伴_始的時候,師父一直教我畫唐卡,因為是自己喜歡的事,所以我從不多問,只是一心一意地學,一遍一遍地畫佛像、畫圖案、畫動物……”過了半年左右,貢保才旦開始教阿更登制作雕刻使用的工具,“在石頭上手工繪畫、雕刻是需要專門工具的,當時這些工具都需要自己制作,師父就教給我打鐵、做木工、泥塑……我一邊學,一邊驚嘆于師父的多才多藝,他不但是有名的石刻家還是優秀的畫家、鐵匠、木匠、泥塑師……好像沒有什么是師父不會的?!庇谑?,阿更登便更加勤奮地跟隨貢保才旦學習。

       對于阿更登來說,學習石刻藝術越久,就越會沉迷其中,20多年來,他一直從事著石刻工藝?!伴_始是為了生活,學習一技之長,時間久了,好像自己也沒有其他樂趣了,唯有石刻?!?/p>

3.jpg圖為阿更登的石刻作品

       師從貢保才旦,對阿更登來說,是一輩子的驕傲,他學到的不只是手藝還是一種文化。然而,隨著工業化的發展,越來越多機械制造的石刻產品出現了,手工雕刻速度慢而且價格貴,很多手工藝人的石刻作品只能堆在家里。讓阿更登更焦慮的是,“我這一輩的還有人跟著師父學石刻,但是我們的下一輩人似乎并不太愿意跟著學。因為掙不到錢,而且很辛苦,所以很多年輕人寧愿離家打工,也不愿意學習石刻手藝。這本來是要靠師徒相傳的手藝,該怎樣傳承和發展?”

       面對現實,阿更登也無能為力,只能埋頭繼續在石頭上刻著,希望自己的技術能越來越精湛,不讓師父失望。

4.jpg圖為阿更登參加培訓

      新興的文化產業

       2008年,澤庫和日寺石刻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名錄項目,這似乎成了和日石刻新的發展起點,越來越多人關注和日寺石刻,這讓阿更登非常興奮。隨著經濟的發展,傳統手工藝和非物質文化遺產越來越受到重視,2018年,澤庫和日寺石刻入選第一批國家傳統工藝振興目錄,阿更登知道,和日寺石刻的春天來了!

5.jpg阿更登參加中央電視臺《魅力中國城》節目錄制

      2018年,有著20多年石刻經驗的阿更登在當地政府和相關部門的推薦和幫助下,作為澤庫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先后參加了青海師范大學雕塑手藝和青海民族大學唐卡繪制等培訓。培訓結束后,阿更登被和日村聘請為石雕技藝老師,負責教授當地的年輕人繪畫和石刻技藝?!昂腿账率探K究沒有被忘記,雖然有壓力,但是我很高興自己能成為和日寺石刻的傳承者之一?!?/p>

6.jpg圖為阿更登教學生們石刻

       現如今,石刻已經成了和日村及周圍老百姓的支柱產業?!昂腿沾宕迕袢渴杖氲?0%到70%是靠石刻賺來的,既能靠手藝掙錢,還不用背井離鄉,所以這幾年學石刻的年輕人多了不少?!辈坏绱?,和日寺石刻也有了很大的發展,“過去我們大多時候雕刻經文和佛像,現在石刻的內容更豐富了,有人物畫像、山水風景、歷史場景等,還會雕刻一些文創產品?!?/p>

       一把小刻刀,在鐵錘的敲擊下,在一塊塊青石板上有節奏地跳躍著,刻出的不只是藝術品,還有和日百姓的幸福生活。(本文圖片由江措提供,原標題:在石頭上刻出“幸?;ā保?/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