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獲.JPG多吉院士肖像畫(資料圖片)

       “早上揣著饅頭懷著希望上山,晚上背著石頭帶著收獲回到帳篷?!睅资陙?,中國工程院院士多吉幾乎踏遍了青藏高原的每一寸土地,談起當年翻山越嶺找礦的經歷,多吉腦中涌起無數幸福難忘的回憶。

       1953年,多吉出生在西藏加查縣一個貧窮的牧民家庭?!岸兰o六七十年代,國家科考隊經常在我的家鄉進行地質勘探工作,那時在我心中就種下了科學探索的種子?!倍嗉榻B,1978年,他從成都地質學院畢業,被分配到西藏地熱地質大隊從事地質勘查和科研工作。多年來,他在把西藏建成國家重要的戰略資源儲備基地方面不懈努力,為我國地質理論創新和地質找礦突破作出了重大貢獻。

       如今,退出行政工作崗位4年多的多吉,仍然從事著自己熱愛的地質科學專業領域的研究?!拔椰F在的工作重心是帶學生、搞科研以及參與國家地質方面的咨詢工作,也就是當老師、參謀和顧問?!倍嗉f。

       當年多吉所在的勘探小隊是先遣隊,角色類似偵察兵,即在前期尋找地質線索。在高原野外進行地質勘查,多吉經歷了數不清的困境和危險:無人區一個人的孤寂、大雪中患上雪盲的痛苦、從高山上滾落的傷痛……但他憑著對地質勘探事業的執著和信念,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地質工作是一個憑良心辦的事,只要你認真對待大自然,大自然也一定會給你一個慷慨的回報?!痹诘刭|勘探找礦生涯中,多吉始終恪守地質人這一信條。20世紀90年代,西藏迎來了快速發展的時期,電力需求與日俱增。為緩解用電壓力,國家和自治區決定開發利用地熱資源。但是在高溫地熱勘探方面,國內并沒有可學習借鑒的經驗,而且國內外專家對羊八井深部高溫地熱資源的開發利用頗有爭議。

       多吉在認真研究分析的基礎上,提出羊八井不僅有可供開采的高溫流體存在,而且儲量極大,可以打深井。1996年,他受命承擔羊八井Zk4001高溫深井的設計、勘探重任,先后攻克了施工中特大井噴、深層熱儲溫度高等技術難題,工程取得重大突破。羊八井高溫深井成為國內溫度最高、流量最大的可采地熱井,結束了我國沒有單井產量萬千瓦級地熱井的歷史。

1592183309445617.jpg多吉在野外進行地質勘探調查。資料照片

       此后,多吉又在中國地質科學院專家的指導合作下,一起完成了西藏主要熱田含銫硅華地質調查、銫硅華礦床形成地質條件研究項目,為在西藏首次發現具有巨大資源潛力的新型銫硅華礦床和我國高溫地熱流體地球化學研究領域趕超世界先進水平奠定了基礎。

       除了從事科研工作,多吉還曾擔任過西藏自治區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總工程師、自治區科協副主席、黨的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兼自治區國土資源廳總工程師等職務。身份角色的轉換,讓多吉把對地質勘探事業的思考融入整個國家發展的大格局中。

       2010年,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提出要使西藏成為“重要的戰略資源儲備基地”,這讓多吉為之一振。他認為,我國銅、鋰、鉻等礦產資源還依賴進口,加快西藏地質勘探工作,把西藏建設成為國家戰略資源儲備基地意義重大。為此,多吉經過充分調研,牽頭向國務院提出“加強西藏高原資源的勘查工作”的建議。之后,國家有關部門為此專門設立了青藏高原地質礦產調查與評價專項,目前已經取得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

       由于在我國地質勘探領域作出過突出貢獻,多吉于2001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成為西藏第一位工程院院士,還先后獲得了我國地質科學最高獎——李四光地質科學獎榮譽獎、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最美科技工作者”、何梁何利獎等眾多榮譽稱號和獎項。

       從走出故鄉的高山深谷,到踏遍世界屋脊的廣闊大地,多吉將他人生中最年富力強的40多年時間,獻給了他熱愛的地質勘探事業。當被問到為何如此癡迷這項工作時,他這樣回答:“地質勘探關乎國家利益,能為國家勘探儲備資源作出自己的貢獻,我倍感光榮和欣慰。我愛家鄉的這片土地,更熱愛我的祖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