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菊芳.JPG       “幾年前,在西藏自治區那曲的時候,我親眼看到那里的藏醫用古老的方法治好了在現代醫學看來不能解決的問題,使我再次確信我現在走的這條路是對的,這條路我一定要走下去!”自20世紀90年代創立奇正藏藥集團以來,雷菊芳領導的奇正藏藥在保持藏藥優秀特質的基礎上,積極應用新技術,將傳統藏藥生產和現代先進制藥技術相融合,推動甘肅藏藥產業升級,成為國內藏藥現代化生產標桿企業。為此,2018年,繼榮膺“紀念改革開放40年醫藥產業功勛人物”稱號后,雷菊芳又入選改革開放40年百名杰出民營企業家。

       藏醫藥,對高原民族健康保障很重要

       “藏醫藥和中醫藥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相提并論的,它自成體系,理論結構完整,有自己的診療方法、用藥體系,是一個完整的民族醫學體系。它對生活在高原地區群眾的健康保障有著很重要的作用!”雷菊芳告訴記者。

       20世紀90年代初,雷菊芳偶然讀到了藏醫藥八十幅掛圖之一的《胚胎發育圖》,這幅圖用明了的語言揭示了生命的奧秘。在得知這幅圖的描述未借助任何儀器,比顯微技術證實胚胎發育的秘密早了整整1000多年,雷菊芳感到震驚。

       在此后的日子里,雷菊芳深入藏區,歷時幾年考察學習藏醫學。她向藏醫藥大師真誠求教,悉心學習了解藏醫的歷史,研究傳統藏藥制作、藥理等知識,藏藥文化的甘露,就這樣開始流入奇正事業的血脈。

       奇正藏藥創辦之初,如何把現代制藥技術和藏藥的開發結合,也就是如何實現藏藥現代化,是雷菊芳遇到的難題。雷菊芳憑借著一個學者對傳統醫藥現代價值的判斷,秉持著始終如一的信念,和她的團隊經過不斷努力探索,科學解決了青藏高原天然植物活性物質的提純和保存難題。奇正藏藥產品一面世,就受到醫藥界的肯定和眾多患者的歡迎。

       從1995年奇正藏藥在西藏建立企業,到如今已有二十多年。奇正藏藥已成為藏藥的龍頭企業,推動了藏區核心支柱產業的發展。

       在企業的發展歷程中,雷菊芳格外重視藏區生態與自然資源的保護,比如奇正藏藥開展基地化保護,實施藏藥材資源可持續性研究,保障藏藥產業化資源需求,開展45種藥材的保護種植研究。2014年,由于在生物多樣性保護方面的持續努力,奇正藏藥榮獲“金蜜蜂獎·成長型企業”榮譽。2015年,奇正藏藥建立藏藥材標本和DNA指紋圖譜;與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科學院聯合,組建中藥材資源信息監測站。

       作為藏藥的領軍企業,雷菊芳格外重視本土企業和本土人才的培養,她認為那些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本土青年是形成本土人才的核心力量。在創辦企業的過程中,雷菊芳積極吸納國內知名學府的藏族大學生、研究生就業,培養出藏、漢、回、門巴等民族的人才,使一批本土骨干員工成長起來。

       公益重要的是發揮作用

       “公益、慈善是一個企業承擔社會責任的很重要的方面,它是企業發展的戰略組成部分,它和企業的發展互為依托!”雷菊芳向記者表示。

       從1995年涉足光彩事業至今,二十多年來,雷菊芳不斷探索參與可持續發展公益項目的新光彩模式,先后通過專設“西藏文化保護與傳承專項基金”,系統地投入公益事業。截至目前,奇正藏藥圍繞支持藏醫藥發展、西部基礎教育、扶貧賑災等方面,共完成200多個專項公益項目。奇正的公益也體現在扶貧幫困上,2008年,奇正藏藥在林芝的公司先后招收了四批當地少數民族殘疾人,緩解了當地政府的就業難題,他們有了穩定的收入,成為家庭的經濟支柱。

       近些年來,奇正集團的公益慈善事業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集團對公益慈善的支持還涉及對藏醫學的研究、文化傳承、學術研討、教育,對科研基地、論壇等多方面的支持上。

       對此雷菊芳這樣告訴記者:“公益不只是一個愛心的表達,更重要的是發揮作用。我們支持一些科研、學術研討方面的項目,資助學術研究基地的建設,是為了探討人們如何少得病,對醫學的發展施加某種正向的支持,有時候這比直接捐錢更重要,我覺得這是一個成熟的企業需要去做的?!?/p>

       據悉,截至2018年,奇正藏藥累計納稅超過18億元,在西部地區投入公益資金超過9000萬元,其中在甘肅投入超過2010萬元。雷菊芳和她的奇正藏藥集團也因此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狀、全國勞動關系和諧企業等諸多榮譽。

       雷菊芳曾任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這些年來,她積極向相關部門建言獻策,為行業發展爭取積極的政策支持。

       對于藏醫藥事業今后的發展,雷菊芳這樣向記者表示:“我希望今后不只是在藏區,在非藏區醫院也能設立藏醫科室,從而發揮藏醫在某些病種方面的優勢;同時我也希望藏醫未來能夠達到和其他學科并駕齊驅的地位,這條路很漫長,但我們要去做!”(來源/全國婦聯宣傳部 作者/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 袁鵬)